《聊斋》中“胭脂”的故事发生在聊城

首页    景点故事    《聊斋》中“胭脂”的故事发生在聊城

《聊斋》中“胭脂”的故事发生在聊城

  《聊斋志异》是一部积极浪漫主义作品。它的浪漫主义精神,主要表现在对正面理想人物的塑造上,特别是表现在由花妖狐变来的女性形象上。另外,也表现在对浪漫主义手法的运用上。作者善于运用梦境和上天入地、虚无变幻的大量虚构情节,冲破现实的束缚,表现自己的理想,解决现实中无法解决的矛盾。

  《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山东淄川人。生活在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的明末清初。出身小地主小商人家庭,在科举场中很不得意,满腹实学,屡中举,到了71岁,才考得了贡生。他牢骚满腹,便在聊斋写他的志异。《聊斋志异》描写的故事有数篇发生在聊城,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胭脂》了。

  东昌湖曾经被很多人提议更名胭脂湖,即是源于蒲松龄《聊斋志异》中《胭脂》的故事,现在运河博物馆南边广场就有《胭脂》的连环壁画。相传当年蒲松龄骑着毛驴来聊城,在东昌湖边撷取素材而后写成《胭脂》。故事的内容大致是:

  在东昌府有一姓牛,家有一独生女名叫胭脂,生得聪明、漂亮,由于家庭的原因,虽然已到婚配年龄,却未找到合适的人家。一日与邻居王氏在自家门前偶遇前街秀才鄂秋,顿生爱慕之情。此事被王氏看在眼里,她告诉胭脂,鄂秋是南巷的秀才,前朝孝廉(举人)之子,最近丧妻,还未续弦,并戏弄胭脂说可代为说媒,胭脂对此信以为真。事后王氏把此事作为笑谈告诉了自己的情夫秀才宿。宿作为一介书生颇有才气,但个人行为却不太检点。他是夜冒充鄂秋夜会胭脂,欲行不轨遭拒后,强行脱下胭脂一只绣鞋作为信物带走。不料宿忙中出错,在去王氏家时不慎将绣鞋失落,被地痞毛大捡到。毛大隔窗听到宿对王氏诉说会胭脂的经过,便去胭脂家图谋不轨。不料毛大不识路径,错敲了卞牛的屋门。卞牛以为盗贼夜入民宅,提刀去追,被毛大夺刀后杀害,然后逃跑。乱中出错的毛大不慎将绣鞋失落院中。胭脂见到绣鞋,以为杀父之人是鄂秋,遂将鄂秋告到聊城县衙。聊城知县以绣鞋为证,并动用大刑审问。鄂秋被屈打成招,打入死牢。鄂秋案转至东昌府。东昌知府再审此案,维持原判。此案后由按察司委托济南府复审,济南府知府吴南岱在审问此案中获知了王氏和宿介的作为,并动用大刑审问,将宿定为死罪,鄂秋无罪获释。被打入死牢的宿托人将诉状申诉至时任山东学政的施闰章。施闰章爱惜宿的文才,亲自过问此案。他明察秋毫,发现案中存在疑点并顺藤摸瓜,在城隍庙夜审嫌犯,终于查出真凶毛大。施公对于宿介和王氏也作出了应有的惩罚。最后,由施公做媒,成全了鄂秋和胭脂的婚姻。

  该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早已是妇孺皆知的民间故事。

  如今,人们来到当年胭脂女以湖水为镜、对镜梳妆的东昌湖畔时,总会想起胭脂的故事。美丽的东昌湖因此也有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别称“胭脂湖”。

来源: 聊城新闻网   提供:策划推广部 吴莉


2018年6月28日 14:35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