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昌湖,可以让心住到老的地方

首页    游客游记    东昌湖,可以让心住到老的地方


 在记忆的黄昏,那片最初的年代里的湖水一直在我的心头静静荡漾。日子宛如那湖水中挣扎的圈圈细碎波纹,少有一些宁静而又独处的时日默坐湖岸,独对一湖秋水,让思念伸向远方,抵达彼岸,像涟漪一样在湖心荡开。但我深知自己与成千上万条的鱼只一样,在深情的湖底中藏着一颗不死之心。而此刻,我终于走在抵达这方湖水的途中。

  汽车上看到的东昌湖,水面宽阔,波光粼粼,平静的湖水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折射出点点光芒,宽阔,渺然,清亮像一个性格直率的汉子,湖岸边亭台轩榭一闪即过。转过几个街区,又一片水面倏忽映入眼帘,真是“水中有城,城中有水,水城一色”, 满园深浅色,照在碧波中,宛如一位美人犹抱琵琶,让人难窥其全貌。

  一直很喜欢看古城的街巷,沿着铁塔前行,不远到了古城的北门,从这楼北大街走回到光岳楼,出海源阁,找山陕会馆的过程就是从一个小街到一个小巷,再从另一个小街到另一个小巷。东昌府的民居保护很好,尤其是古楼周边的保护很好,没有现代建筑。虽然济南自己说是文化名城,但古城文化的载体古建筑和老街道都被蚕食的所剩无几了。一脉弯弯曲曲的清波,宛如恋恋不舍的情人频频回眸,是穿城而过的护城河。向西行,走过最美的21孔桥,看了古井后,转向南面,开始了沿东昌湖周边闲游的步伐,果是人烟阜盛。湖面碧波荡漾,湖里画舫如织,湖滨有幸福的新人在拍婚纱照,他们呵,读着爱情的诗行,深情呼唤水尾的那枚月亮。幸甚至哉。谁曾经的想到,这里原是一方寂寞的山水,躲藏深闺独自顾影呢。

  对于土生土长的聊城人来说,东昌湖就是家门前一幅柔美的装饰画,就是自家后花园里的江南水乡:春有堤岸垂柳,海棠盛开,亭台楼阁,长廊迂曲;夏有莲荷卧波,鱼跃浪起,偶有皮筏荡漾其间,湖水粼粼,笑语环绕;秋日夕阳下的烟雨更多几分柔美,大朵的菊花把石砌小径打扮的分外妖娆;冬天的皑皑白雪里飞檐、青瓦、树杆都开满了琼花一汪清澈泛着涟漪的湖水,这样美的景致给聊城多了几分灵动的风韵。

  蓝天下,湖水很安静,细看,有着浓浓的墨绿色,深不见底。我喜欢坐在河流低低的岸沿,看船帆飞航和泅渡者齐肩涉水。微风过处,湖面如同少妇的长长裙裾起了皱褶,更显风情,又如初恋的少女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惹人爱怜。远处的湖面成湛蓝色,水天一色,在冬日暖阳的爱抚下跳跃出点点光芒。在微微拂过的冬风中弥漫些许淡淡阳光,这份温和、温暖、温馨的淡雅和淡定,才是东昌湖的真性情。色彩斑斓的游船画舫寂寥地停靠岸边。泛舟湖面,踏水去寻访胭脂的踪迹;依船而饮,学古人对酒当歌。 “霸业原如春梦短,文章常共大江流”, 那片写满青春的文字的诗行,仿佛摩挲玉石,有绸缎般的光滑和沁人。

  登上拱桥,极目四望,杨柳翠荫,塔桥亭阁。湖面似一面天然的大镜子,一轮明月映于水中,宛如一枚玉盘镶嵌。这北方水乡,气息中似乎有了江南的味道。

  船在湖面上漂浮着,阳光照射在湖面,湖与水拥抱着,蓝天下水的长袖漫舞,折射出闪烁的金光登上湖心岛,迎面就是望岳亭,记录了胭脂故事连环画,并与光岳楼遥相辉映。走进益香斋,这是用来接待宾客的地方,也是游人大发雅兴,挥毫泼墨的好地方。其环境幽雅别致,建筑精巧宏丽,各种名花异草争奇斗艳,四周烟波浩渺,鱼戏游舟。桥似玉带凌波起,船若浮萍水上行,好一派旖旎风光!

  东昌湖之美,蕴于静,也蕴于动中。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吹得湖面波浪翻滚。我惊讶于它的千变万化。刚才还波光粼粼的湖面此时已完全变了样子。和着瑟瑟的风声,翻滚的波浪向岸边伸延过来,拍打着湖岸,激起层层浪花。湖底的鱼儿则来了兴致,围着水草,在水中翻滚腾挪。或动或静,东昌湖都以她的温存和粗犷印证着生命的生生不息。

  沙滩浴场湖底呈坡形,其内为细沙铺底,是聊城夏季最美的避暑地。环城公园外临湖水,内接古城,草坪绿地之中,点缀着亭台石凳,是人们散步游憩、纳凉观景的理想场所。荷香园位于环城湖西北端,是一处开放式观赏公园,园内不仅莲荷满湖,而且苇草蓊郁。园内的荷香亭四面依水,临亭有水桥连结湖岸。江北水寨位于西关路北侧与湖心岛隔水相望,全部采用竹木结构,造型别致,构思巧妙,是江北唯一的一座极具江南水乡风味的水上竹寨。垂钓基地位于古城北门至西门之间,由天津大学建筑系规划设计,现在是东昌湖垂钓的佳处。

  夜色下的东昌湖一切都是那么静谧,河水静静流淌,水岸上的灯笼忽明忽暗,透着一点神秘的气息。远望湖心岛,灯光簇簇,整个轮廓倒映于水中,幽雅别致,精巧宏丽,如同海市蜃楼。《聊斋志异》中胭脂的故事即源于此岛,因此又称胭脂岛。望岳亭(也叫胭脂亭)上的胭脂故事连环画,与光岳楼遥相辉映,是游人大发雅兴,挥毫泼墨的好地方;与其相接的翠园、垂花门均为古建筑,青瓦白墙,古色古香。静静的湖水在月色下幽暗无语,让人不禁遥想胭脂姑娘对爱情的忠贞与执著,不禁感慨故事的缠绵悱恻。岁月漫长,历史没有冲淡唯美的传说,反倒更加清晰地烙印在人们的记忆里。游走在这里,只想让思绪停滞,和尘嚣的都市似乎完全隔离,宛若梦中。

  孔凡森同志纪念馆就坐落在东昌湖边,这位聊城的水养育出来的山东汉子,把他的青春,他的热血和生命,都无悔地献给了青藏高原。遥远的青藏高原上那些摇曵的经幡,在长颂着这位已故的名人。在日喀则,那些善良的人们还在传颂着他的故事;在阿里地区,那些虔诚的藏族同胞的毡房中还供奉着他的英灵。在肃穆的纪念馆中,他仿佛还在孜孜不倦地给人们讲述做人的准则,做官的原则,做事的规则。古人已随历史而去,今人又携历史而来。从古自今,东昌湖边的人们都在用古今名人的教诲,警醒后人,都在用一种厚重,夯实着齐鲁的历史。

  太阳收敛最后一丝光线,夜幕围上来,华灯初上,夜色下的东昌湖繁灯似锦。湖对岸的明珠剧院,在夜色中发出璀璨的光芒,气势恢宏的东昌大桥在点点灯光照耀下宛如一道彩虹横贯湖面,美轮美奂。站在湖堤上,迎面吹来阵阵凉风,清新干净。

  浮云般颠沛在凡间青涩的孩子,捧一抹微云送到湖心。无意回头,光阴拔节,年华疯长。湖水一样平静的夜,你载了一船的寂寞,可叫我如何捧读。来时的路,早已被深情望穿。想起一个女孩子的诗句,写得很贵族,她说:“灵魂在高处……”

  一座山的背湿了,一只燕子的翅膀湿了,一行人的心思湿了。如今,东昌湖畔那动人的传说都在历史的河床里沉淀下来,变成了游客那悠闲的寻幽脚步和湖水里悠悠荡荡的涟漪……

  东昌湖,可以让心住到老的地方。

来源:聊城新闻网


2018年10月10日 09:44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