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石为证,生死相随——古城景区任克溥故居

首页    景点故事    磐石为证,生死相随——古城景区任克溥故居


磐石为证,生死相随

            

  聊城古城区里有名的“绮园”是清代名臣任克溥的故居,园内亭台楼阁,环水筑榭,使人“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是一座典型的明清私家园林。

  在园内不起眼的角落,立着一颗造型独特的石头,因其形似一颗心,又像“两个接吻的老人”,游人每到此处,无不为其造型之别致而啧啧称奇,美其名曰“爱情石”,却鲜有人知道其来历和其背后的故事:

  相传康熙初年,东昌府是京杭大运河重要的口岸,漕运经济发达,街面上车水马龙,往来客商熙熙攘攘,被誉为“江北一都会”,是当时运河九大商埠之一。城内有个米市街,这里粮店汇聚,大大小小的粮站,足有数十家。其中有个开张不久的小粮店,店主是年轻的夫妻二人,丈夫名叫张彩,妻子名为红缨,两人都非东昌府人氏。这张彩原是扬州一个粮行的小伙计,素日里精明能干,又为人忠厚。粮店掌柜很喜欢他,逐渐派给他很多押船的差事。大批的稻米装船由南方运到京城和沿线口岸,船家只管运输,如此多货物的接洽,都要有靠得住的自己人跟着,称之为“押船”。如此多年后,张彩已近而立之年,手上有了积蓄,也有了安定下来的心思。后经邻里牵媒与红缨成了亲,携妻子沿河北上,到热闹的大埠东昌府定居,仍旧从事自己熟稔的行业,开了一家小粮店。夫妻二人勠力同心,共同操持这份不大的家业,日子过得虽然辛苦但乐在其中,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这年,张彩的小店得了笔大生意,要押运一批粮食去京城。但当张彩兴冲冲的给妻子报喜,准备收拾行装的时候,红缨却皱起了眉头,面露不安之色。原来,当时清廷立朝未久,社会还有些动荡。京杭运河水面上出现了不少以烧杀抢掠为生的“河盗”,东昌府一代就有一伙臭名昭著的河盗团伙,当地官府多次围剿不得,反而越来越猖獗。匪首名叫赵虎,年轻时便是当地的恶霸,后来纠集了一批人马干起了拦河抢劫的营生,并自称“赵河仙”。后来名气大了,民间便流传起了这样一段顺口溜:“大运河水百丈宽,只有一寸龙王管,别的都归赵河仙”,足见其气焰之盛,府衙也奈何不得。所以,当红缨听到丈夫要再次押粮出门的时候,死活也不同意。但她同时也知道,丈夫是个执拗的人,打定的主意便很难改变。况且这笔货物押上了全部的家底儿,不可能放心的交由外人押运。最后,她亲自帮丈夫打点了行装,并约定两个月为期,逾期如果无法按时回来,张彩也定要托人告个平安。

  其后的日子红缨每日在焦急与等待中度过,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丈夫应该开始返程了,一个半月,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快到家了,两个半月,兴许是有点事耽误了不过马上应该到家了。但三个月过去了,张彩还是杳无音信。红缨在家里待不住了,她很快打点了家里剩余的银子,又折卖了一些首饰器皿,找到一艘北上的客船,便直上京师。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在那个年代找个人也如大海捞针,但她本能的也要试上一试。

  果不其然,到了京师渡口,没有一个人见过她丈夫。无奈返回东昌府,又沿途找遍了每一个埠口,均是一无所获。红缨回县衙报了官,但和预期一样没有回应,只得终日以泪洗面。

  不久的一天,有个自称是当时运送张彩那批货的一个船头找到了她,告知了真相。原来,他们启程没多久,就遇到了有名的“赵河仙”,本来按照规矩,只要他们缴纳一半的货物或者现银就可放行,但张彩不知是一时昏了头脑还是实在舍不得自己辛苦挣来的家底儿,竟然想同赵河仙据理力争,理论一番。土匪赵河仙当然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命人杀掉了他,一船货物也是一点没留,全拉回了自己家。照那船头的说法,自己本不想多事,躲还来不及。但看在红缨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实在可怜,告诉她真相也便断了念想,趁早改嫁的好。

  红缨伤心欲绝但却没有震惊,因为这也在预料之中。谢过船主后,她随即去往东昌府衙告了官。但官方的回应却令她失望之极,官府也多次想拿住赵河仙,但是每次都被他给跑掉了,要是盗匪那么好找到还不早就拿了?!

  红缨差点绝望了,看来外界传言“赵河仙”买通了府衙老爷的传言是真的。但她没有放弃为丈夫博一个公道,既然府衙不管,肯定有人能管!早前她听说东昌本地有个在京做大官的任老爷为官清正,他就肯定能管,也会管!二话没说,她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物件,粮店也兑了出去,带起全部身家就上了京城,找任老爷告状!

  但一个妇人独自来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要与从二品大员,时任刑部左侍郎的任克溥见一面,谈何容易。很快小半年就过去了,她还是连任老爷的面都没见过一次,每日风餐露宿,无数次被府邸和衙署外的差役驱逐甚至殴打,如何苦求都没用。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偶然获知任老爷近几日要回乡探亲,红缨知道,能否拦住他的官船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她没有犹豫,在那艘官船映入眼帘的时候,不会水的她毅然走进了大运河里。

  红缨的想法果然奏效,看着这个从家乡来的人,听完她的遭遇后,任克溥难忍心中的愤懑,当即调转船头,回京参奏东昌知府勾结盗匪,草菅人命,并奏请上命运河沿岸各府衙全力清剿河患,还百姓一条繁荣太平的大运河。朝廷很快奏准,撤了东昌知府的职并砍头,同时掷下严令限期铲除河盗。很快,在任老爷回乡探亲期间,“赵河仙”一伙还有其他几处的盗匪就全都给铲除了,宽阔的大运河水面有恢复了平静。

  乘船返京时,官船路过一处不算宽阔的河段,手下人指给任克溥道:“瞧那边,就是红缨的丈夫被河匪杀掉,抛尸的地方。”

  “哦?你怎么知道?”

  “听说那河匪头子被杀头那天,红缨雇了条船来到这地方,给船家结过钱便跳了下去,再也没浮上来。这女子,也真是奇啊。。。”

  任克溥没有再说话。

  六年后,任克溥京察中失利,还乡,筑绮园,与家人团聚。

  同年,东昌大旱,京杭运河窄处水竭,有人在某段露出的河床上发现了一块既似心形又像“两个接吻的老人”的奇异石头,搬至家中。不久后被任克溥以高价购得,置于绮园静处。此后每有亲朋游览园中,问及此石,任克溥都会细细的讲一遍当年那个发生在小人物身上的小故事,却用着最庄重的语气。


2018年11月9日 10:4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