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上)

首页    景点故事    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上)


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上)


  纵览《明史》,有个非常奇特的人——盛庸。奇特之处在于,此人身处历史巨变关节点,他的决定直接导致历史朝着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方向发展。按说这么一位重要人物应该是威名赫赫了吧,可奇怪的是《明史·盛庸列传》开篇一句就是:“不知何许人”。这么一位人物竟然是黑户。这个奇特的人却和东昌府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事情到底如何,且听我细细道来。

  时间是公元1400年年底,农历腊月。东昌府的城楼上还覆盖着薄薄一层白雪,三面环水四面架桥,胭脂湖把城池围了个严严实实。

  城中心巍然屹立一座楼阁,高百尺余,四层四窗。楼高,风大,楼上一个身材厚重,面色黧黑的中年汉子眉头紧锁,神色不豫,立在东窗前,厚厚的衣襟被寒风吹得烈烈作响。“唉,余木楼啊余木楼,当年陈镛将军为了‘严更漏而窥敌望远’建造此楼,没想到啊,今遭窥敌望远竟是窥望太祖皇帝的嫡子!”这中年汉子便是皇帝新封的征燕将军,总兵官盛庸盛将军。

  太祖初立国,蒙古蠢蠢欲动,北方局势不稳。东昌府地处南北要冲,为防御蒙军南下,平山卫指挥佥事陈镛,从洪武二年到五年,将东昌府土城改筑为砖城。为了报时报警,又用修城余木,建造了一座高达百尺的更鼓楼,称为“余木楼”(即今光岳楼)。如今太祖皇帝刚崩,城池还新,哪曾想燕王就反了。虽说年初小胜燕军,可是他们也是兵强马壮,很快休整好又南下了,这都连克沧州、德州、济宁、临清数城了。就算这砖城再牢不可破,能挡得住燕王大军吗?看来只有试试那个方法了。一想到这,中年汉子心中又是一阵叹息。

  “噔噔噔”,一阵紧急的上楼声响起。“盛将军,前军哨报,燕王大军已调转马头往东昌府进发,半日即到!”只见来人虎背熊腰,身披甲胄,勇猛中带着沉稳,但显然难掩兴奋之情,原来是副将平山卫指挥使安赤绂将军。

  “好!这事成了一半!”中年汉子也是按耐不住猛地双掌一击。“安将军,按之前部署,多多备好火器、弓弩,也该让他们尝尝苦头了!”

  “是,将军,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他们来了!之前济南府没能跟朱棣一战,这次铁定不能让他跑了!”安将军一脸狂热。燕王靖难兵起,先是大败耿炳文,年初又大败李景隆,急攻济南府,亏得铁铉大人和盛镛将军严防死守,又用太祖神位挂满城墙才逼退燕王,自己也只是在追击时跟朱能大战一场,要不是那厮跑的快,早被我一枪戳死。只是没能跟朱棣大战一场,甚是可惜!这次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安将军,谨记,燕王不可动!其余皆可杀!你可明白?”盛将军眼睛盯着安将军道。“是,将军,陛下旨意:勿使朕有杀叔之名。属下明白!”风一阵一阵又紧了起来。


2018年11月23日 09:2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