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中)

首页    景点故事    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中)

  

不知何许人也  东昌一战留名(中)


半日后正是未时。日头虽暖,寒风依旧,胭脂湖里干枯的芦苇被风吹的一阵阵呼啸呜咽之声飒飒响起。午时前后,探子已然回报,孙霖将军带前锋部队在滑口佯败回城,朱棣大军紧追不舍,已近东昌府。盛将军此时身披甲胄,头戴军盔,威风凛凛,站在楼上向东而望,极目远眺,已隐隐可以看到远方兵甲寒光闪耀,隐隐听到兵马踏地隆隆闷响。把各项安排又仔细思量一番,没有发现什么纰漏。燕军已经到了城下。

  盛庸大手一挥,传旗兵小旗一舞,卫军已经出城列阵完毕,东向迎战,诸军背城而战。东昌府三面环水,一路往东,东面迎战,攻守两便。副将安赤绂勒马阵前,不待燕军阵型扎稳,即刻领兵一支直剌剌冲来。燕军阵中一人骑高头大马,身着火红战甲,头戴兜鍪,相貌奇伟,髭须逸美,正是燕王朱棣。朱棣一看对方一军直出,向己方冲杀而来,并没手忙脚乱。先是轻蔑一笑,令前军摆好防御,接着传令右将军朱能率骑兵冲杀卫军左翼,杀他个措手不及,杀他个围魏救赵。这边是主力不动,一军轻出。那边是前军防御,右军冲击。步兵勇猛砍杀,骑兵冲锋陷阵,两军阵前呼和喊打之声一片,顿时陷入胶着状态。朱棣对自己的骑兵很有信心,这些都是在跟狡诈狠辣的蒙古军浴血拼杀中百战余生的儿郎,打起仗来没话说。朱棣更对自己的骑兵战术很有信心,先是左翼突袭冲杀,再来正面冲锋,正奇互用,无往而不利。当年剿灭北元残余靠的就是此种战术。相信那盛庸之类也不过尔尔。上次在济南府若不是铁铉老匹夫用那阴险歹毒计策,自己早顺势拿下东昌府了,何须一再避让。如今南下之势势如破竹,盛庸匹夫一直龟缩东昌府不出,现在德州、济宁、临清、东阿都已拔城,这盛庸的日子也到头了。

  城中百尺楼上。东窗而立的盛镛将军眉头一直紧锁。安赤绂轻军直出,他没说话;燕军接战防御,他没说话;直到燕军骑兵突起,冲击自己中军左翼,他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心中暗叫一声好。盛庸知道,虽说燕王大逆,但不可否认,他是帝国南北军中首屈一指的优秀将领,统兵之才颇为了得,甚至厕身徐达、常遇春、李文忠之列亦毫不愧色。这样的将领不仅能够因地制宜,随机应变,也会形成自己的战术特色,这战术特色既是特色,同时也是弱点。兵法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一旦形成惯性,就容易被对手把握住脉搏,掌控住节奏,直至突然出手,致命一击。对朱棣来说,可惜的是,他的脉搏被盛庸把准了。按说平时颇为谨慎的朱棣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但是一来被上次济南府之站带来的耻辱和仇恨蒙蔽了双眼,二来,自朱棣再次南下,先破沧州,擒徐凯,再破济宁、临清、东阿,而盛庸先是坚守德州不出,再是坚守东昌府不出,任燕军驰骋河、山东不管。固然是燕军兵锋太盛,也是盛庸施的轻敌之计。所谓骄兵必败,再加上有心算无心,就这样燕王被引到了东昌府进行决战。

  向城外望去,燕军骑兵一直勇猛冲击卫军左翼,但是以往对北元军队无往不利的方法这次好像失效了。原来盛庸在左翼军后让士兵满铺大小石块,石块尖利,不利马行,人可自由行走无碍。骑兵冲锋一下子失去了效果,反而人马不稳,死伤无数。这下朱棣大急。左翼冲杀不行,那就中军正面冲杀。平原地区,骑兵对战步兵天然具有优势为了鼓舞士气,朱棣亲自带领中军往前冲杀。这下效果很好,盛庸军不堪一击,一触即散,眼看就要杀到城门,朱棣突然感觉不对。之前不堪一击的士兵被冲散后又集体转身向燕军两边集合冲杀,而中军前方本来稀疏的盛庸卫军士兵越来越多。朱棣一看形势,心中一紧,暗叫不好,中埋伏了!这时只见两边兵士潮水般涌来,并且越围越紧,城门大开,城中无数士兵冲将出来。这样左右包围前方兜底,像个布袋一样把自己给装起来了。卫军越来越多,个个腰胯快刀,手持弓箭,身背箭壶,往自己周围亲兵雨点般射去。边射边冲,中箭的亲兵刚从马上坠下还没来得及挣扎,又被对方反手一刀砍倒在地,没了生息。箭上有毒,有的中箭者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直接倒地而亡。受惊的战马四处乱窜,没挡着进攻路线还好,挡着的战马也被几个士兵合力乱刀砍死。顿时地上血流成河,悽鸣惨叫不绝于耳。盛庸楼上一看朱棣中军被围,立刻下令城头士兵火器齐发,火弹呼啸,或击穿骨肉,或猛燃战衣,顿时又是惨叫悽鸣,断臂残肢,被围燕兵又少了一小半。



2018年11月26日 09:07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