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水城聊城游记

首页    游客游记    江北水城聊城游记

周六,早晨夜色尚浓,坐上中巴,我们一行近20人背负黎明启程了。3月的天气残冷未退,呵气成雾,车窗玻璃模糊不清。坐在车上,欢声笑语挡不住睡意朦胧,听着昨天下载的曲子,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小睡了片刻。

   早上的高速路上车辆稀少,不知不觉到了黄河大桥,听到同事们的叫声,睁开眼睛,看着这条卧在齐鲁大地上的巨龙,心里不觉有些感慨:长江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可是眼前的黄河已经不是滔滔奔涌的天上之水了,而是浅浅的河水在宽阔的河道慵懒缓慢的流淌着,早已失去了往日澎湃的雄姿!也许多少年后因为我们人类不尽的索取而会断流、消失,真到那时候可能就悔之晚矣……

   一路上的风景的确体现了山东丘陵这个地貌,红土乱石绵延不绝,叹息有些地方的农民劳作的不易,贫瘠的土地也许不能给他们丰厚的回报,我只能杞人忧天的替他们祝福了。看着想着谈着,不觉从东海明珠日照来到了山东的西大门,江北水城——聊城。

一进聊城地界,确实感到了水城的丰姿,沟沟壑壑不同于沿途各地——水多了起来,让人感到了空气也变得湿润起来。时间紧迫,而聊城是一个文化积淀很深的名城,如何安排好行程、领略到聊城的秀美风光和浓厚文化氛围动了不少心思

   下了高速公路不久,我们来到了行程的第一站,参观聊城的文化设施。在这里我们非常惊讶的看到了聊城杂技团和聊城京剧院。且不说政府在经费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能拿出专款修建如此具有规模的专业演出训练场所,单单是现今演出市场萎缩的情况下聊城还有如此浓厚的专业气息就让我们赞叹:小杂技演员们一丝不苟的训练、老旦们呼呼生威,还有那高悬的清·沈容圃作的《同·光十三绝》栩栩如生的脸谱……赞叹之余听说聊城杂技已经走出国门为国争光了,并正在为美国基地训练演员,让客人们更加钦佩。

 来到了著名的聊城水城明珠剧场。明珠剧场位于聊城市东昌湖西岸,这个聊城的标志性建筑为一可开启、闭合的弓形转动式钢结构剧场,远看象一个巨大的河蚌层层静卧在水上,让人想起了壮观的悉尼歌剧院。听工作人员讲这个集演出、娱乐、休闲为一体的综合性剧场直径83米,建筑面积9000平方米,可容纳观众3666人,是国内唯一的开启闭合式剧场,在亚洲也是少有的。站在舞台上环顾四周,高高的穹顶让你觉得空间的辽阔和自己的渺小。走出剧场,来到碧波荡漾的东昌湖边,鳞鳞水波倒映着高大的圆弧形剧场,让人觉得建筑与风景如此谐美,不,倒不如说都是风景,粘在你的眼帘上让你不能移开目光。

   东昌湖本身就让你入梦入诗。居记载,此湖始成于宋熙宁三年(1070),素有“北方西湖”之誉,面积4.2平方公里,水深2-3米,略小于杭州西湖,为济南大明湖的五倍,是我国北方罕见的人工湖泊。沿岸垂柳摇曳,绿草成茵,玉栏轻绕,荷叶田田,漫步湖畔,望湖光波影,看拱桥捧月,让人不觉醉入画楼,心止若水。“人品如山崇峻极,情怀如水共清幽”,我真的羡慕聊城居民,有此美景相伴晨昏,定然是灵气聚士、秀水浣女——可惜时间不允,不然行走瓦砾之间定然有意外收获的。

   不舍东昌湖,辗转来到了京杭大运河西岸,远看琼楼玉宇近看雕梁画栋,这一处富丽堂皇的古建筑群,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山陕会馆。在路上的时候就听同事们议论过这个名胜故迹,真的到了眼前,让你觉得它就应该这样:古朴、高大、充满的古人的睿智和历史的沧桑,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段历史的纪念碑。据记载,山陕会馆建于清乾隆八年(1734年),原是山西、陕西两省商贾联乡谊、祀神明的处所。是一个集精巧的建筑结构和精湛的雕刻艺术于一身,充分显于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才能的古代建筑的杰作。山陕会馆是一座庙宇和会馆相结合的建筑群体,正面山门楼上真正体现了古建筑师“勾心斗角”的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造诣。时间原因我们匆匆浏览了戏楼、夹楼、钟鼓楼、看楼、碑亭、大殿、春秋阁等部分故迹,如果有时间我会细细倾听古人们留给我们的这些活的述说的。

   前些天我曾戏写了一首《凤栖梧·聊城有感》,其中一句是“白云千载悠悠过,海源阁藏,万卷百家说。”是啊,古老中国史书诗书浩如烟云,诸子百家著书立卷,何止万卷。自古有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中国悠远的崇尚文化的思想在聊城有了历史的最好的注解,那就是——海源阁。资料有记:海源阁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私人藏书楼之一,清道光二十年进士杨以增所建,总计藏书22万。它与江苏常熟县翟绍基的“铁琴铜剑楼”,浙江吴兴县陆心源的“皕宋楼”,浙江杭州丁申、丁丙的“八千卷楼”合称清代四大藏书楼。其中以翟杨两家所收藏的宋元刻本和抄本书为最多,因之又有“南翟北杨”的美称,深为海内外学者所仰慕。藏书楼上层中间门额上悬挂“海源阁”阳言语匾额一方,为杨以增亲书,额后有杨以增自题跋语。海源阁藏书浩瀚,是杨氏四代人潜心搜集的结果。杨氏第四代人杨保彝编著《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及《海源阁书目》计有208300卷有余。另有不载于书目者尚多。遗憾的是现在的海源阁是徒有其名了——大部分珍贵书籍已经被省图书馆乃至北京馆所收藏,余者十居其一就不错了。在藏书阁我们惊羡之余意外的看到了我们日照老乡现代学者王献唐先生的照片和简介,王献唐先生是著名金石学家、版本学家、考古学家,曾任山东图书馆馆长等职,对于海源阁书藏有着很深的研究。身在散发着书卷墨香的古楼亭阁,真切的感受到了古人文逸士们一双双犀利的眼睛,古人尚是如此惜墨如金,而今人们是否在灯红酒绿之余再拾起本书浏览片字只言?

   聊城不仅仅是一个文化古都,它还是革命历史名城。这里不仅仅有战争时期的鲁西北烈士陵园、马本斋烈士陵园、刘邓大军渡河指挥部旧址等记载着中国革命史诗的圣土,而且孕育了当代共产党员的楷模,人民的优秀儿子——孔繁森这一让聊城人民自豪的共产主义战士。蓝色枫叶写过:“一座城市,总有一些闪光的名字,留给了历史,留给了希望认识它的过客。孔繁森,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一名虔诚的共产主义皈依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孔繁森的事迹。也正是为了近读这位真正的共产党人,我们去了聊城。肃立在孔繁森的塑像前,我们又一次经受了信仰的洗礼,不管那个时候瞻仰者的表情如何,内心里都会不约而同的,对自己的灵魂实施一次深刻的检视。人,为什么活着?难道仅仅是为了自己?”是的,站在孔繁森同志的塑像前,让灵魂游离于躯体去感受真情的冲击,体味生命高层次的呼唤,你会觉得人这个时间的过客应该留下一些感动自己感动他人东西。看着一副副感人至深的图片,望着烈士遗留下来的简陋的破旧的衣物家具,听着讲解员充满深情的讲解,也许去掉世间浮躁喧嚣的外衣,能有一颗能够为别人着想的心是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最珍贵的东西。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这也许是参悟了生死的最高境界。

   离开了孔繁森纪念馆,我们来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光岳楼。光岳楼是一个古城墙遗址,位于聊城故城中央。高楼凌空,巍峨壮丽,气势非凡,为鲁西一大名胜。它始建于明洪武七年(1374年)。当时,东昌卫守御指挥佥事陈镛在重修城垣时,为“严更漏,窥敌望远”,利用剩余木料建造而成。故始称“余木楼”,总高33米。主楼为全木结构,四面斗拱飞檐。楼内匾、联、题、刻琳琅满目,块块题咏刻石精工镶嵌,其中尤以清康熙帝御笔“神光钟暎”匾,乾隆帝诗刻,清状元傅以渐、邓钟岳手迹,郭沫若、丰子恺匾额、楹联至为珍贵。站在光岳楼上举目四望,“环楼皆水也”,水天一色,绿树成荫;夕阳西下,烟波浩淼,晚霞映出万道金光,给你一个金碧辉煌的梦一般的世界,让你既有范仲淹所著《岳阳楼记》:“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风骨神思,更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感喟。

   傍晚聊城的夜色依然迷人,行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望着高楼林立,栉次第比,点点路灯与闪闪霓虹相映成趣,浑然天成。夜色下的东昌湖繁灯似锦,游人如织。虽是异乡为异客,何处月光不照人?想起白天走马观花似的走过的“傅斯年纪念馆”“光岳楼民俗馆”等诸多陈迹,把玩着手中下午买的惹人喜爱的民间乐器——埙,让我想起了出门时不情愿的理由哑然失笑。是啊,虽然聊城是山东的最西端,并不象日照属于沿海开发城市,但是能够挖掘自身灿烂的文明,扬长避短,让江北水城惊叹并改观于每一个初次来到聊城的游客,这就是城市最好的发展模式。虽然行色匆匆,不能略尽聊城这个华夏古都文化之一二,就让我用前几天戏写的一首《凤栖梧》作为此次游记的结束:

        凤栖梧----聊城有感

   水城湖月波连波,鸢飞云浅,碧霞掩光岳。

   原上青翠春来早,晓雾轻笼古运河。

   白云千载悠悠过,海源阁藏,万卷百家说。

   更有鲜花祭英烈,年年岁岁开不绝。

2018年1月25日 20:33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